一杯,品人生沉浮;平常心,造万物世界。在人生的旅途上,重要的不是目的地,而是一路上看风景和看风景的心情,但愿我们守住宁静心……

“清明时节雨纷纷”,在时有细雨滋润、天清气爽的季节,春风又吹绿了漫山遍野的茶树,碧绿的嫩叶和春光微妙地交织在一起,那种清新惬意而又浓郁醉人的气息,真是沁人心脾!


我国的茶文化历史悠久,内容丰富,仅茶叶的品种和特色之多就足以让中外宾客赞不绝口!据专家考证,中国是世界上种茶、制茶和饮茶最早的国家。中国的茶饮始于殷周,兴于汉唐,盛于宋代。茶最初被当作一种药材,也不叫茶,而被称为“苦荼”。在长期的医疗实践中,人们认识到了茶不仅可以治病,而且还可以清热解渴,又富于清香味道,是一种很好的饮料。于是,人们便开始大量种植、采制,逐渐养成了饮茶的习惯,“茶”字也随之出现。现在,悠久的茶文化俨然成为了中国的代名词之一。

中国茶移植国外,日本算第一家。但我不喜欢日本茶道的种种清规戒律、繁缛复杂的表演形式。与之迥然不同的中国功夫茶,从欣赏茶色、茶味、茶香到嗅、啜、并举,玩味再三,确如白居易诗云:“盛来有佳色,咽罢余芳香”。苏东坡也说:“从来佳茗似佳人”。可见个中之味,回味无穷。特别看见那些精于此道,须发皆白的老“茶迷”,三个指头捏一袖珍紫沙小茶盅,腾挪于鼻唇之间,或嗅或啜随心。且双目微闭,如痴如醉,仿佛打坐的道人,外界外物全然不觉,让人不能不惊讶名茗的神奇。


我今天只说“喝茶”,不敢说品茶。古人对品茶是有讲究的,或于竹影窗前,或坐花丛之中,慢慢品啜,且耳能听泉瀑、丝竹之声,眼能断飞鸿、走兽之影。坦诚地说,这种意境相当美,可惜在现代人的快节奏生活中,好像悄悄地消失了。

喝茶除了解渴外,还是很有情趣的。比如,有一天,能一个人静静地坐在书房里,桌上放着一杯冒着热气的茶,手捧一本爱读的书,对着这杯雾气氤氲的绿茶,吹开上面的烟雾,凝视那些如剑似针般的碧叶慢慢地在杯中舒展、跳跃,确有一种进入春天生机勃勃的茶园的感觉。茶水由透明变为淡绿,茶叶在杯中欢悦地舒展,渐近沉寂,一片片呈现出采摘前的自然状态。唐代诗人刘禹锡传神地道出了新茶的色香之美:“木兰沾露香微似,瑶草临波色不如”。现在,正值清明时节,新茶已陆续上市,购茶者趋之若骛,品上一口新采的茶,吐一口郁悒之气,好舒服,好惬意,于是整个身心在这一刻松驰下来。


喧嚣尘世,繁华人间,各种引诱纷至沓来。最能净化心灵的除了书与音乐之外,恐怕就只有一杯好茶了。诚然,如今品种繁多的高档饮料数不胜数,且包装艳丽堂皇,无不引诱着我们的感官,但又有哪一种饮料可与绿茶那清醇、自然的口感相匹敌?岂有茶的清淡与馨香入口入心呢?!

古人谓品茶:“一人得神,二人得趣,三人得味。”喝茶需要有一种心境,一种气氛。在蛐儿浅吟低唱的夏夜,一手执壶,一手翻书,虽身处喧嚣凡尘,面对酷暑炎热,心底也就多了几分清爽与安宁;在深秋,月明星稀的午夜时分,萤火虫穿梭于草木之间,若得二三知已,于桂花树下,长石作案,临风把盏,赏月品茗,那情趣自然是逍遥快乐无比,如进入“春江花月夜”或“雨打芭蕉”的意境之中,哪还会有什么烦恼可言?!然至冬夜寒窗,卷帘之内,泡一壶热茶,于小火炉边轻品慢饮,听室外雪落梅枝,风拍竹叶之声不绝于耳,乍暖还寒最让人倦怠困乏,更易生感伤闲愁,这时,一杯清茶入口,顿觉心旷神怡,精力倍增。你定会从淡淡的茶水中得到些许感悟。于是,无论窗外春夏与秋冬,只要有一杯清茶,便有盎然的生机。以平淡之心轻快地跨过坎坎坷坷,从容地向前走去。


茶来自自然界,它应该是一种灵气之物。善饮者,能催人成熟、宽容,使人高尚,不浮躁。回想从前的日子,我独守儿子,在形影相吊的寒宅,年年岁岁,朝朝暮暮,那种孤苦伶仃的日子在外人看来是无法忍受的,我尚能自娱自乐。泡杯苦茶,远看天上云卷云舒,近观庭前花开花落,生活在自己的境界里,那生活自然也就有了滋味。生活中常有风雨,人生中时有失意,常捧一壶清茶在手,永保一副脱俗的禅心。

饮茶在中国,已成为一种文化,源远而流长。古往今来,咏茶的诗词颇多,或遣兴,或抒怀,或唱和,或借茶言志以表人的情趣心志,而我比较欣赏的却是赵朴初先生的一首五言绝句:“七碗受至味,一壶得真趣。空持石千碣,不如吃茶去。”难得浮生半日闲,沏一壶好茶,将其它冗务俗事全抛脑后,尽情享受那份难得的清闲与心境。只要有一杯香茶在手,永保一种轻松、豁达、淡泊的心态,在茶的世界里尽情地舒展。记得一寺院门前有一副对联“是命也是缘缓缓而行,为名乎为利乎坐坐再去。”茫茫人生路,坐下来干什么?我想,还是静下心来喝喝茶吧!


一位医生朋友也喜欢喝茶,一日,她对我说:真希望驻足于一座深山,建一座茶园,有一股山泉悬挂于窗前,每天置身于雾气氤氲,欣赏日出日落、观漫山遍野的墨绿茶树,那该是多么惬意啊……

不过,说句心里话,我以为,喝茶,不一定注重形式,更重要在于心。在平淡的日子里,用心去喝平淡的茶,便能喝出振作,喝出平静,喝出由衷之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