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前,上海的楼、茶馆数量众多,一般大者称楼,小者称馆,统称茶馆。即使在上海沦陷期间,市区也有800余家茶馆,到了1949年,市区竟然有1200余家茶馆,那时上海市区人口才400万。

老上海的茶楼是一道独具特色的城市风景,它既不同于旧时八旗子弟云集、政客官僚频现的京城茶馆,也不同于男女老少、家属亲朋聚会的闽粤茶楼,它是随着上海的工商业发展而兴旺的商业气氛浓郁的社交场所,它在经济发展和城市新兴过程中独具功能,市中心的大型茶楼大多成为商贾聚集洽谈生意的会所,是上海历史的一个窗口。

在现黄浦区范围内,那时有五大茶馆,分别是南京东路的仝羽春茶楼和一乐天茶楼、九江路的乐园茶楼、福州路的长乐茶楼和青莲阁茶楼。其中,仝羽春茶楼和一乐天茶楼分别地处南京东路福建中路口和浙江中路口,即现今世纪广场的东西两角,互成犄角之势。其中,历史最长的是建于1917年的一乐天茶楼和青莲阁茶楼,距今已有近百年历史,规模最大的要数仝羽春茶楼。仝羽春茶楼由浙江人马文林1941年所建。此外,较大的茶楼还有豫园的春风得意楼茶楼和湖心亭茶楼等。

五大茶馆的茶客,在商务活动中自成体系,各茶楼内逐渐设立各具特色的同业茶会。据史料所载,仝羽春茶楼中,设了电料、五金、烟叶、旧货等同业公会茶会。一乐天茶楼中,设了营造、绸缎、棉麻、五金、机电、电料、建筑等同业公会茶会。乐园茶楼中,设了花布、纸盒、钟表、地产等同业公会茶会。青莲阁茶楼中,设了建筑、麻袋、米、服装、颜料等同业公会茶会。长乐茶楼中,设了钢笔、呢绒、服装、沙石、铅皮等同业公会茶会。这些同业公会包容了上海很大一部分工商行业,所以,老上海的大茶楼实际上成了交易的场所,是老上海经济发展的温床和见证。

五大茶馆的设备在当时也算比较考究,都有50张以上八仙桌,配以太师椅和靠背椅,且大多是红木桌椅。仝羽春茶楼在南京东路543号的二楼,老大房对面,在南京东路和福建中路分设两个门口进出,二楼临街处有回廊环绕,店堂和回廊间装有花格屏门,可以闹中取静。在茶楼大堂摆放了74张红木八仙桌,每桌四座。每天有数以百计的老板聚集在此,和生意对手泡上一壶茶,有时还摆上一盘棋,在看似平静的饮茶聊天中进行着博弈。茶楼内也偶有市民“摇会”集资活动,也有帮会间调解纠纷的“吃讲茶”。

沏茶品茗谈生意,一杯清茶解纷争,市场经济多么期望如此儒雅之风。解放后,随着私营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茶会消失,上海的茶楼大多在1958年前关门歇业,结束了一段曾经辉煌的历史。唯有豫园荷花池中央的湖心亭茶楼,因其独特的地理位置和区域功能的缘故,继续着茶楼的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