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历史既是一部中华民族的人文发展史,也是一部绚丽多彩的民俗史。 茶起源于中国,中国是茶的故乡,而巴蜀则是茶故乡的故乡。

地球上最早的茶树植物巳有七千年的漫长历史,但茶的发现和利用,却 只有四五千年的时间。陆羽在《茶经》中说:“茶之为饮发乎神农氏,闻于鲁 周公,齐有晏婴,汉有扬雄、司马相如,吴有韦曜,晋有刘琨、张载、祖纳、 谢安、左思之徒,皆饮焉。”关于神农氏发现并利用茶叶的传说,一般引用 《神农本草经》:“神农尝百草之滋味,水泉之甘苦,令民知所避就,当此之时, 日遇七十二毒,得茶而解。”所说“闻于鲁周公”是指始自周公,成于孔门。 增补于汉的古代字书《尔雅》中有“檟,苦荼”,“茗,苦荼”等记载。中国作 为茶的故乡,不仅因为中国历史上有最原始的野生大茶树种,更是在于中华民 族最先认识茶的功用,从而在漫长的历史岁月中逐渐培育和创造出源远流长的 茶文化。这不仅极大地丰富了人类的物质生活,还为人类精神文明的宝库增添 了无价的宝藏。中国茶史的起源和茶文化的萌芽都是在巴蜀地区出现的,巴蜀 是世界上最早开始饮茶、种茶,最早出现茶叶市场的地区。

《神农本草经》记载的“神农尝百草,遇毒得茶而解之”,其地点正是巴蜀 地区。神农氏原是被称作三苗、九黎的一个南方氏族或部落。《荆州记》载: “随县地有厉乡村,重山一穴,相传为神农所生穴也。”有著名茶史专家认为: 神农这个氏族或部落,最早就生活在川东和鄂西山区。这里也是古代巴人活动 的地区,正是他们在这里首先发现了茶的食用、药用价值,进一步把茶当成采 食的对象。后来他们西南的一支或后裔,分散到四川更广泛的地区生活,并且 在茶的食用基础上首先开创了饮茶之风,这表明中国饮茶和把茶叶的生产作为 一个事业是从巴蜀地区开始的。

古代文献中关于“荼”、“香茗”的最早记述,也是在四川东部的巴国境内。晋人常璩《华阳国志*巴志》:“周武王伐纣,实得巴蜀之师……武王既克 殷,以其宗姬封于巴,爵之以子。古者,远国虽大,爵不过子,故吴、楚及巴 皆曰子。其地东至鱼腹,西至棘道,北接汉中,南极黔涪。土植五谷,牧具六 畜,桑、蚕、麻、贮、鱼、盐、铜、铁、丹、漆、荼、蜜、灵龟、后犀、山 鸡、白雉、黄润、鲜粉,皆纳贡之。其果实之珍者,树有荔枝,蔓有辛脔,园 有芳篛、香茗,给客橙、葵。”其中谈到涪陵时又说:“无桑蚕,少文字,惟出 茶、丹、漆。” “香茗”即茶叶,这里记载的“荼”就是茶。上述记载说明早在 公元前两千多年前的周初,巴国境内就已经有人工茶园培植的茶叶,并且作为 贡品,非常珍重地献给周王室,由此可知当时的茶叶生产已达一定的水平。

在巴国之西,即当时的蜀国,其境内也开始种植茶叶。西汉扬雄《方言》 载:“蜀人谓茶曰葭萌”。而据《华阳国志•蜀志》载,先秦时,末代蜀王有个 弟弟叫葭萌,封号曰苴侯。他所在的城邑(今广元境内)也称作葭萌,后来汉 代在此置葭萌郡。明人杨慎《郡国外夷考》曰:“葭萌,《汉志》:‘葭萌,蜀郡 名。萌音芒。’《方言》:‘蜀人谓茶曰葭萌,盖以茶氏郡也。’”蜀王不仅以茶做 人名,还以茶名封邑,足见当时蜀地茶叶生产之盛。《蜀志》又载:什邡县 “山出好茶”,南安、武阳“皆出名茶”,可知蜀地茶叶栽培之事已很普遍。

秦统一后,巴蜀与内地经济文化交流更为频繁,巴蜀的茶事活动也有所发 展,茶叶已成为社会活动中的重要物品。西汉蜀人文学家司马相如《凡将篇》 载,在当地的二十一味中草药材中,茶为其一,可见蜀地茶有做药之用。

西汉宣帝时,蜀人王褒所写的《僮约》记载了资中人王子渊规立僮仆劳务 细项,其中就有“烹茶尽具,铺而盖藏”,“牵犬贩鹅,武阳买茶”(武阳,即 今四川彭山县双江镇)。从这里可以看到西汉的巴蜀地区已盛行饮茶之风,而 且已经有了专门作为饮茶用的茶具。到武阳买茶,说明当时在蜀地已出现茶叶 交易市场。这段文学表明,巴蜀地区是世界上最先使用茶具的地区,也是世界 史上最早出现茶叶市场的地区。

自秦汉时期起,巴蜀一带就十分殷富。这里也很快成为中国早期茶叶发展 的重要地区,并且影响了以后中国茶叶传播的路径和速度。秦汉以后的各历史 时期,巴蜀人还创造了许许多多的茶文化财富,并且开始逐渐东移、南移,使 得茶文化得到传播。无可辩驳的事实说明:巴蜀人创造的茶文化是中国乃至世 界最早的茶文化,巴蜀是茶的故乡,巴蜀是茶文化的摇篮。

自秦汉以后,各朝各代的巴蜀人不仅创造了茶的物质文化,还创造了许许 多多的茶文化精神成果,产生了大量的茶诗、茶词、茶曲、茶小说等文学作 品。巴蜀茶文化是巴蜀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巴蜀茶文学也是巴蜀文学的重要 组成部分。我们把巴蜀茶文学作一疏理,其目的是让世人更进一步认识巴蜀文 化的全貌,更进一步了解中国茶文化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