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洱茶是云南百姓的生活饮品,而藏传佛教七供养之一也是普洱,藏族人民的生活更离不开普洱茶,可见普洱茶与藏传佛教有着紧密相连的关系。

追溯历史,早在公元前2700年的夏朝,居住在青藏高原的藏族先民便与内地发生了贸易往来。

从现有的出土文物茶具中证明,早在公元前700年的周朝,滇茶已传入迪庆。到了唐代,云南普洱茶大量行销到茜藏。起于周朝,兴于唐宋,盛于明清的茶马古道,从云南普洱茶主产区汇集普洱后,过南涧、丽江,横穿迪庆梅里雪山、里塘、巴塘、芒康、察隅、昌都、甘丹寺、羊八井到拉萨,再从拉萨到日喀则、拉孜、昂仁、定日、聂拉木、曲水、浪卡子、帕里、亚东进入印度、尼泊尔、锡金、不丹等国,并到达西亚及非洲等地。

《蛮书》载:“大羊多从西羌,铁桥接吐蕃界三千二千口将来博易。”普洱茶大量行销茜藏,茶马古道兴盛。《滴露曼录》载:“茶为物,西域吐蕃古今皆仰食之,以腥肉之食,非茶不消;青稞之热,非茶不解,是山林之叶,而关国家大经。”

唐贞观八年,吐蕃进占迪庆,设神川都督,藏传佛教传入迪庆藏区。噶举派,是传承金刚佛亲口所授密咒教义的佛教徒,是藏传佛教四大教派之一,有两大派、四大支、八小系。传入云南藏区的有噶玛噶举、帕竹噶举(达陇巴、止贡巴)。噶玛噶举为噶玛·杜松钦巴(1110—1193)所创。杜松钦巴生于四川甘孜新龙县,是噶举派高僧达布拉杰弟子。1147年,他经迪庆到鸡足山朝佛,大理国王及丽江木氏赠送普洱茶50多驮,与木氏建立了施主与福田关系。回康藏途中在迪庆传教修行,在白玛主普修行布道。

1253年,蒙哥汗的总兵革囊渡江灭大理国,缴获大量财宝及普洱茶。1256年,蒙古大汗蒙哥赐噶玛拨希一顶黑色僧帽、一颗金印和大量普洱茶,封其为DBFW。自此,追认噶玛噶举派创始人杜松钦巴为黑帽系第一世活佛,在藏传佛教史上创立了活佛转世制度。

约在1615年前后,应木氏土司邀请,噶玛噶举派红帽系第六世沙玛尔巴活佛昂吾却吉旺秋(1584—1635年)到云南藏区指导刊刻“丽江版《甘珠尔》”,并参加了开光大典,木氏赠送100多驮普洱茶给沙玛尔巴活佛,资助活佛维修白玛主普祖师修行洞。1649年,十世GMB黑帽系活佛却英多吉到达云南藏区,为木氏土司治下的1000多僧众授沙弥戒和比丘戒,木氏土司布施了大量普洱茶。1660年,噶玛噶举派所有主寺活佛GMB红帽系七世、司徒活佛、帕木勺仲,则拉古杰、夏贡古杰等集中到了云南藏区。木氏土司布施了大量的金银和普洱茶。

自1256年一世GMB·杜松钦巴被蒙古大汗封为DBFW、1330年一世GMB红帽系沙玛尔巴扎巴僧格被元顺帝封为大元国师以来,GMB在全藏具有崇高的威信,GMB黑红帽两系活佛带头饮普洱茶,创立GMB瑜珈茶道,带动了全藏普洱茶销售市场,为普洱茶在全国藏区及印度、尼泊尔、锡金、不丹的行销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藏区群众达到了“不饮普洱茶就头痛”的地步。

最近,GMB红帽系第十五世沙玛尔巴·贝桑布农中杰策活佛在维修白玛迥乃主普即莲花生、米拉日巴祖师修行洞时,发掘了一批普洱茶。不仅有一世黑帽系杜松钦巴从大理国带回的距今有860多年的的普洱茶,有蒙哥汗赐给二世黑帽系活佛噶玛拨布的普洱茶,有丽江木天王敬献给二世噶玛拨希、三世让迥多吉、七世黑帽系却扎嘉措、八世黑帽系弥觉多吉、九世黑帽系旺学多吉,十世黑帽系却英多吉的普洱茶;而且还有元顺帝赐给一世红帽系扎巴僧格的普洱茶以及丽江木氏土司献给六世红帽系昂吾却吉旺学、七世红帽系益巴尼波,六世杰策·农布桑波的普洱茶。在香格里拉衮钦寺、康司林等遗址上,十五世红帽系沙玛尔巴·贝桑布农中杰策还发掘了一批珍贵的普洱茶。

关于普洱茶与藏传佛教,就为大家介绍到这。藏传佛教中饮茶的名目很多,各教派中都有不同的敬茶诵经习俗,经文比普通信徒所诵读的要长一些。随着民族文化遗产的进一步开发保护,将有更多埋藏在地下的普洱茶与普洱茶收藏爱好者见面,而且一定能够早日回到普洱茶的故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