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云南大地上的各民族,是茶叶最初滋养的对象,这个滋养的过程,是叶功效被云南各民族发现、认识、理解的过程。云南不仅是茶叶赖以繁衍和发展的母体,同时也是世界茶文化成长的最初摇篮。茶叶的功用,最初是用于祭祀,甚至有“无茶不祭”之说。滇南一带少数民族聚居区,人们对茶叶的加工、冲泡的方式就极为类似,从中不难看出民族与民族之间以茶作为纽带,彼此的影响与认同。茶叶生活必需品的流通,不仅密切了云南各民族的文化交流,也密切了云南各民族与省外它民族的交流。普洱紧压茶的出现,实际上就是民族文化交流的一个结果。随着元朝中央政府在云南推行“改土归流”政策结束了,内地的先进文化和生产技术传也到了云南边地,其中当然也包括制作蒸青、炒青、晒青团茶和散茶的工艺。对于普洱茶而言,这是一次革命性的技术输入,到了明代,当中原茶文化开始由团改散时,普洱茶的生产加工却因为消费群体及运输的方便,普洱茶的制茶工艺得到了更快和更为实际的发展。因此可以说,普洱茶实际上是民族文化交流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