撑着小伞,一个人行走在山间的小路,随手摘下几枚鲜嫩的芽,品味着迎面轻抚的几缕清风,挥手拨开眼前的薄雾,极目远眺雨后的茶乡,原来此刻的心情,一不小心就可以被淅沥的秋雨浸染得多愁善感。

一丝雨雾悄悄滑过眉间,流入眼角,才恍如隔世的惊觉:春天已经离散,夏天也已远去,鸿雁不再归来。

闭眼,一番恍惚的梦境迷离了整个盛夏光年。

看着青翠欲滴的群山,我不愿眨眼,想努力记住茶山的每个模样,却奈何不了天地的博大和宽广。

一片神秘的土地,究竟要经历怎样的沧海桑田,才算得上完美?

我相信永远,相信每一次自然与人文的相遇都能够相互取暖,时间孕育了这片文明,人类创造了这份和谐,没有刻意,无需安排,一切顺理成章,浅笑嫣然。

如此,就成全了一次次和茶叶美丽的遇见,姗姗来迟的心愿,在那一刻找到了幸福的起点。

原来,这世间真的有一见如故,古老的街口,古旧的茶楼,凭窗依栏,阳光透过屋顶褐色泥瓦的缝隙里穿透下来,我分明闻到了弥漫的芬芳。

就是这里了,着就是我日日不息,生生向往的地方。轻轻走近山的身旁,看着落叶里飘洒的缠绵,不言不语,不惊不扰。只是不忍打断翩翩飞舞的蝴蝶蕙质兰心的想象,只因希望共有一段简约静好的时光。

世间风物万千,我独爱茶,爱它的清雅孤绝,爱它的万枝齐秀。都说茶是淡雅的信仰,是天地间的灵物,因为茶,才成全了多少菩提下虔诚的祈祷。

茶的灵动,茶的雅致,早已在我心头植下了依恋,血染江山的画,怎敌那杯间的一簇绿芽,此生,此心,注定了要陪你天荒地老。

可惜,年华终究流逝的太快,来不及将遍绿寻遍,就已春秋暗换,四季更改。

将往事酿成美酒,装进一杯精心冲泡的诗篇,醉了唐诗宋词里的牡丹,醉了西子湖畔的那一叶渡船,那一柄雨伞,那才子佳人的组合…白娘子与许仙的痴缠,还有那西施与范蠡的缱绻。那一抹绿,是你今世的呼唤。

驻足歇息一下,在有茶有山泉的地方,临湖而居,柳树翩翩,不需要游人如织,只为清静,只图一份安逸。

我相信山水的灵性,定会牵动尘俗的婉约,我相信悠悠的茶汤,定会吸引舌尖上的味蕾,有一天,你会出现在发黄的史记上,续写未尽的意蕴。这一次不需要沧海桑田,不需要时过境迁,只需要一颗随遇而安的心,将时光的密码悄悄解读。

每一天,在这馨香素雅的小镇,我注视着,轻吻着这山山水水,发自内心的喊出:好茶,就在这里!

那是多好的幸福……


(张友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