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是树的原产地,茶叶的发源地,原始社会神农时代,即有“神农尝百草,日遇七十二毒,得茶而解之”之说,然而,中国在茶叶上对人类的贡献,主要在于最早发现并利用茶这种植物,并把它发展形成为中国和东方乃至整个世界的一种灿烂独特的茶文化

把这种中国最古老草本植物采摘、炒研而成的茶叶,融水火于一体,水火相济,刚柔兼备,品饮而回味无穷,使人神清气爽……从而堪称世间一绝,是所有草本植物类中最神奇、最奥妙、最富有魅力的一种,它有资格同火药、指南针、造纸术、印刷术并列为华夏神州的第五大发明。

 


 

饮茶,做为饮食文化,早已融入中华民族的古老文明;茶水,做为人民生活的必需品,早已融入社会生活的血液之中;茶,做为友谊与礼仪的史者,早已誉满天南海北五洲四海……

翻开中华民族五千年的文明史,一股茶香的气息扑面而来从宫廷盛宴,乡间小酌,到送亲别朋,豪饮庆功;从婚丧嫁娶,祭祀奠祖,到祈神祷天,生儿育女,何曾离开过茶?茶,世世代代陪伴着人类的欢乐与悲哀,希望和忧虑,胜利和失败,出生与死亡;茶,超越了时间和空间,在人类的精神世界里,沉浸着它那神秘的魅力,漂溢着它那永恒的香泽,滋润着人类智慧的光辉……

 


 

神州大地,人杰地灵,历代诗人们以茶伴酒,以茶入诗,以茶抒情,茶情茶事,皆入诗中。西晋左思的《娇女》诗也许是中国最早的茶诗了。“心为茶荈剧。吹嘘对鼎”。写的左思的两位娇女,因急着要品香茗,就用嘴对着烧水的“鼎”吹气。与左思此诗差不多年代的还有两首咏茶诗:一首是张载的《登成都楼》,用“芳茶冠六清,溢味播九区”的诗句,赞成都的茶;一首是孙楚的《孙楚歌》,用“姜、桂、茶出巴蜀,椒、橘、木兰出高山”的诗句,点明了茶的原产地。而西晋陆羽《茶经》的问世,更是一举奠定了他的茶祖地位。

中华文库,千卷万牒,从《诗经》、《离骚》到《红楼梦》、《水浒》……哪一卷哪一丛里没有茶的风采,茶的诗韵,茶的故事,茶的力量……

数千年来,茶成为中华民族的国饮,且与诗结下了不解之缘。茶为诗人所品,被剪裁融铸于诗,古谓咏茶诗、茶诗。茶有诗更高雅,诗有茶更清新。世代相传留下的茶诗、茶词,不下数千首。中国历代咏茶诗词具有数量丰富题材广泛和体裁多样的特征,是中国文学宝库中的一支奇葩。

 


 

到了唐代,我国的茶叶生产更是兴盛,饮茶风尚也在社会上逐渐普及开来,上至宫廷下至百姓,茶亦是煮得沸腾,处处山川茅庐飘溢茶香。文人墨客办茶会、写茶诗、品茶论道,以茶会友,或饮茶一盏,或吟诗一章,或饮一瓯茗,或吟两句诗。茶和诗一样,成为诗人们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或一大乐趣,于是产生了大量有关茶的诗词,从而成就了大唐茶道。据《全唐诗》不完全统计,涉及茶事的诗作有600余首,诗人有150余人。李白、杜甫、白居易等盛唐诗人,都创作了大批以茶为题材的诗篇。茶在许多诗人、文学家中也成了不可缺少的物品。最先咏茶入题写诗的却是善饮酒的李白。李白是以斗酒诗百篇而被誉为文坛神话,他高举酒樽长吟:“古来圣贤皆寂寞,唯有饮者留其名”; 但茶怎能不获得闻惯了酒香的谪仙人的垂青?他的《答族侄僧中孚赠玉泉仙人掌茶》一诗,写得浪漫飘逸,别有韻味。诗曰:“尝闻玉泉山,山涧多乳窟。仙气白如鹤,倒悬清溪月。茗生此石中,玉泉流下歇,根柯洒芳津,采服润肌骨。” 纵观这首诗,虽依然有着李白惯有的从容与洒脱,但对茶的由衷称颂却也透出了他一贯的豪放与飘逸;诗圣杜甫面对人生高唱:“白日放歌好纵酒,青春做伴好还乡”,但他在《重过何氏五首》之三中描写品茶题诗的乐趣,却非同凡响:“落日平台上,春风啜茗时。石阑斜点笔,桐叶坐题诗。翡翠鸣衣桁,蜻蜓立钓丝。自今幽兴熟,来往亦无期。”白居易的咏茶诗多达70多首,最为后人推崇的当是《茶山境会亭欢宴》诗,把文人墨客品茶斗胜的盛况描写得淋漓尽致。诗曰:“遥闻境会茶山夜,珠翠歌钟俱绕身。盘下中分两州界,灯前各作一家春。香娥递舞应争妙,紫笋(茶名)齐尝各斗新。”大诗人王维为友人送行,悲怆地唱出:“劝君更进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的巨响;但他在《酬严少尹徐舍人见过不遇》中,“公门暇日少,穷巷故人稀。偶值乘篮舆,非关避白衣。不知炊黍谷,谁解扫荆扉。君但倾茶碗,无妨骑马归。”一样透出了他清新、坦然的诗意风格。

 


 

因为有茶,不少咏茶诗还赞美茶是有品味、有灵性之物。韦应物《喜园中茶生》诗曰:“性洁不可污,为饮涤尘烦。此物性灵味,得与幽人言。”郑板桥诗曰:“只和高人入茗杯。”茶品、人品相提并论,进入了“天人一气,人茶交融””的美妙境界。

因为有茶,陆游才倾注饮茶于笔端:“嫩白半瓯尝日铸(茶名),硬黄三卷学兰亭。”他一生痴情得益于茶,寿享86岁;因为有茶,苏东坡拨弦而歌,岳飞挥剑起舞,因为有茶,陶渊明甘居田园寂寞,郭沫若纵笔描绘《女神》……

从屈原、李白、白居易、苏东坡、王安石、岳飞、文天祥、陆游……哪一位风流人物不曾用茶滋润过歌喉,洗濯过情感,亢奋过雄心,磨砺过壮志!